www.5043.com

小说的 总裁在上我在下结局是什么具体一点谢谢

发布日期:2019-07-02 03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时小念从地上站起来,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栽了栽,宫欧的目光一滞,立刻撤回脚,伸手去捞她,将她紧紧地护进怀里,“没事,没事,没事。”

  时小念无力地靠在他的身上,虚弱地摇了摇头,眼睛低垂着,只见地上的乔治猛地捡起手枪就朝他们射过来。

  少爷吩咐,在没确定夫人、小少爷他们是否安全救出以前,不能轻易打死乔治,而且,少爷似乎想留着乔治的命慢慢折磨。

  乔治哪还听得进去话,拿着枪就朝沙发“砰砰砰”开枪,宫欧抱着虚弱无比的时小念无法展开拳脚,只能护着她从沙发上滚下去躲开攻击。

  枪声中,时小念伸出手一把抓住宫欧身上的衣服,用尽力气道,“把窗外那些人……叫、叫进来。”

  她感觉自己正被宫欧抱着在地上滚,枪声静了一秒,她就听宫欧低沉的嗓音传进她的耳朵里,“还等什么,都给我进来!”

  穿着古旧袍子的人纷纷跃入别墅冲了进来,乔治的手臂、腿上早已被打了几个孔,血流如注,他却像感受不到似的,两只手仍牢牢地握住枪,动作颤抖地从地上站起来,继续要朝宫欧和时小念开枪。

  宫欧一边抱着时小念往后退一边吼道,时小念已经用光自己的力气,完全是靠宫欧才勉强支撑着。

  保镖连忙冲向前要抓乔治,乔治反应极快地冲他甩出一枪,保镖的手腕被打中,枪也掉落在地。

  乔治浑身是血,宛如一个僵尸鬼魅,幽蓝的一双眼扫过他们,“我杀了你们!我杀了你们!宫欧,我要你死!”

  宫欧护着时小念就要下令开枪杀人,怀中的时小念突然不顾一切地大喊起来,“伊妮德来了!”

  宫欧不由自主地搂紧她,转眸朝乔治望去,只见乔治在听到这一声后像傻了一般,没有开枪,而是左右转着脑袋。

  一个接一个穿着袍子的人朝他跑来,乔治呆在那里,伸手去擦自己的眼睛,却被鲜血糊住,视线更加模糊了。

  “你听我说,我不是故意虐待孩子的,我只是要你回来,我没想过今天。”乔治望着一个又一个的伊妮德朝自己走来,痛苦地说出口。

  宫欧站在一旁冷眼看着,低眸看了一眼怀中的时小念,若有所思,开口说道,“叫所有的伊妮德进来。”

  乔治一步步后退,一回头又是看到伊妮德,眼泪顿时从他眼中滑落,他颤抖地举起手,“我不是故意,你不要恨我,求你,别恨我……我还你,我什么都还你……”

  乔治抓着一个人的手激动地开口,明明近在咫尺,他却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人并不是伊妮德。

  她什么都说不出来,宫欧按住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,低声道,“都安全了,他们都救出来了。”

  好像做了一场很可怕很可怕的噩梦,梦里,每个人都有无数张面孔,每个人都反复死去,心痛一层又一层地叠加。

  时小念躺在床上,想开口却发不出声音,喉咙疼得她整个人都缩起来,所有的记忆全部在她的脑子里拼凑起来。

  是真的,她真的被乔治抓了过去,还看到无数的全息影像,对了,乔治最后伤痕累累,身上中了好多枪……

  “别说话,你声带受损,还是过一段暂时性失声的日子吧,别勉强开口。”洛烈说道,“给你检查过了,身体各机能没什么大的损伤,只是你脸上的烫伤有些微严重,虽不至于毁容,但要回到以前那样恐怕要很长一段时间,我会给你配药坚持抹就好。”

  紧接着,洛烈又说了一堆专业名词,时小念没怎么听懂,大概就是说她大难不死,短期内不能再伤着磕着,甚至连感冒都不能有,不然对她的恢复极其不利。

  “你要说什么?”洛烈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,不解地问道,“我拿纸笔给你写下来?写关键字就好,你最近不要有太吃力的活动。”

  洛烈往旁边让开,就见宫欧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,长腿跷起,手上端着一杯咖啡优雅无比,英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一双眼冷冷地看着她,没有一点开心的意思。

  时小念沉默地看向宫欧,宫欧见她看来,冷哼一声,“看什么,我现在一点都不看到你,看看你有多丑。”

  “是啊,我现在很嫌弃你,还说没毁容,你现在跟毁了容也差不多。”宫欧冷冰冰地道,不带一丝一毫的怜惜,“蠢得无药可救,咖啡朝你泼过来你就不会躲?”

  “没有办法你就随便那老头子泼?脑子长了要用的,不用你还不如捐了!”宫欧冷声讽刺。

  时小念睁大了眼睛,他是在她的身体里装了什么吗?她一个字都没说好不好。

  “脑子都不用的人,想法就那么多,我当然知道。”宫欧优雅地端坐,出口的字眼一个比一个毒,“时小念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丑成这样我还怎么娶你?”

  以前她出一点事他都慌张的不得了,这回倒好,整个过程他都特别淡定地处事,没有失掉一点方寸,虽然这是她一直希望的,但怎么发生了她却觉得很不是滋味呢。

  时小念咬了咬牙,转过还有些疼痛的身体,睁大双眼瞪向他,恶狠狠的,话说不出一个字。

  那一年,帝国城堡那个温度极高的房间里,她被迷晕了躺在他的床上,他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她的身影。

  可她长得那么刚刚好,身上的气息又那么刚刚好全都对他的胃口,这次不碰,就再没有下次了。

  没有太狼狈也不能说明什么,看来那晚的真相不管怎么找,这一段终究是成谜了。

  宫欧顿了顿,用力地咳了一声,“和你说的也差不多,找孩子不是我的主要目的,我就是想有个借口和你碰上。”

  “这样一来,还有一种情况也说得通了,你说我在你身旁的时候令你舒服,但我后来被带走的时候,你就暴躁得想杀人,会不会是因为这样,你当时在致幻的妄想中已经神志不清,但还没得逞就感觉到我要走了,所以你才气愤地想杀人?把唐艺都吓死了。”时小念这么猜测着。

  那得找个合理的借口,才能让他显得不那么禽兽,以免损坏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。

  她一脸狐疑地看着他,“宫欧,有个问题其实我觉得挺尴尬的,不太好问出口,但不问我又会一直困扰着。”

  “不是。”时小念摇头,手里捏着照片,“其实那次在邮轮上,我们到底有没有……为什么,那一个小时后我感觉不到任何的异样?我本来是觉得可能当时我太忙了,忙得都忽略掉那种异样。”

  “可现在听你这么说,我忽然又有另一种想法。”时小念说道,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宫欧,观察着他每一个微妙的表情,“会不会是这样,当年在邮轮上,我们根本没有发生什么,但你从那个时候就肖想上我了。”

Power by DedeCms